我的飲食習慣是這樣的,白粥是大清早或是生病的時候吃的,鹹粥是務農家族的午點,有時也當正餐吃。而廣東粥是外來的,我也是上來台北才知道這樣的料理。


  我想每個五年級的同學,尤其住在鄉下的,每天早上媽媽都會五點多就起床熬白粥,然後再煎個荷包蛋,準備一些花瓜、花生麵筋、腐乳、豆棗等醬菜,白粥煮好以後,媽媽也會先裝起來放涼,在挖我們幾個小鬼頭起床吃早餐,日復一日。有時,時間來不及,隨意喝上幾口白粥,就出門了!


  以前的媽媽真的很辛苦耶!那麼早就起床張羅一餐,如夏天還好,當冬天來到,寒風刺骨,也要早起做飯,說實在的,真的很不簡單。我當媽媽這麼久,至今還沒幫孩子煮過一次早餐,她們都是在學校附近的早餐店解決一餐的。因飲食多元化後,白粥漸漸退出早餐後,又開始流行在宵夜場合出現,不過,這樣的飲食習慣,最早是發生在北部吧!因我來台北唸書的時候,看到永和橋頭宵夜攤的「清粥小菜」,一下子還反應不過來,直到現在,我仍認定白粥配小菜就是早餐吃的,宵夜吃……怪怪的,不太能接受。


  鹹粥是每個媽媽在處理剩餘白飯的一種料理方式,跟廣東粥不一樣的是,鹹粥要煮之前得先爆香,跟炒米粉的原理很接近,只是水加多一點變成粥。以前小時候吃的鹹粥裡面會有碎肉、尤魚絲,有時也會加上芋頭丁和蚵仔,但後者比較少,因到市場買菜一趟不容易,得搭汽車到鎮上,所以,泰半會使用冰箱裡面剩餘的食材。


  我住的地方員林,早餐並沒有吃鹹粥這樣的習慣,不過,後來到台北,才知道鹹粥是可以當作早餐的料理,鹹粥還有加入紅燒肉丁等,搭配炸物來吃,我蠻喜歡吃這樣的組合,通常這跟吃旗魚米粉一樣可以點上一大桌像是,炸甜不辣、豆腐、紅燒肉或海鮮等,有點類似吃日本料裡的炸物,雖說有點油膩不過我很喜歡這樣吃,當作早午餐,很不賴。


  而廣東粥,是我認識台北的第一餐。我來台北考試的當天晚上,住在萬華市場裡的一間小旅社。因舟車勞頓吃不下,媽媽先帶我到夜市裡逛一逛,買了一件新衣服,隔天穿去考試,回旅社後,怕我肚子餓,於是到貴陽街附近買了一碗皮蛋瘦肉粥,這粥是我以前不曾吃過的,飯粒綿密,與高湯混和的恰到好處,加上絕妙的皮蛋,味道堪稱一絕!這種未曾有過的飲食記憶,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。


     

閱讀人數 5211 迴響 0

分享

   
* 為必填
   
暱稱 : *
Email : *
標題 :
迴響內容 :  
請輸入驗證碼 :